记者在观音岩站下车

2020-11-18 07:52

公交车来到牛角沱站时已是8点49分。车门一开,上来了近20名乘客,车厢又拥挤起来。好在牛角沱往中山路一线较为畅通。9点03分,记者在观音岩站下车,步行500米后来到另外一个公交站台,等待7分钟后,挤上了开往较场口的871路公交车,9点20分,终于抵达较场口大元广场。

乘坐轨道交通 屡屡被人群推进拥挤的车厢

驾驶小汽车 遭遇5条拥堵路段

当前,随着我市汽车保有量的迅猛增长,市民出行越来越依赖小汽车,主城交通拥堵以及带来的环境问题愈发严重。9月16日周一早上8点,记者分别采取小汽车、公交车、轨道交通、小汽车+轨道交通等4种方式,从渝北新牌坊龙湖花园小区出发,前往渝中区较场口大元广场重庆日报,亲身体验早高峰出行中的种种不易和哪种出行方式更为快捷。

今天是第15个“世界无车日”,也是第7个“中国城市无车日”和“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周”首日,今年无车日的主题是“绿色交通·清新空气”。

驶出隧道“重见天日”,时间已到8点38分。记者又在建新南路遭遇到第三条拥堵路段。由商圈环道驶来的两个车道的车辆,与隧道驶出的车辆在此合并为两个车道,建新南路拥堵不畅,再加上并道造成的交通延迟,车辆只能如蜗牛般缓慢爬行。

早上8点,记者驾车从新牌坊龙湖花园小区东门出发,沿支路来到红锦大道。支路红锦大道路口就是新牌坊北公交车站,三辆公交车在路口堵住了去路,等了3分钟才驶上红锦大道。

记者体验早高峰出行 哪种方式最快捷

9点07分,记者停好车后步行约5分钟,来到牛角沱轨道交通2号线往较场口方向的站台,此时狭窄的站台上挤满了等轻轨的人,每个平地门前,都站着一二十名乘客,此时在站台上通行也十分困难。1分多钟后,轻轨列车缓缓进站停稳。站台上等待的人群纷纷往车厢内涌去,车厢内所有空间被迅速填满,眼看近在咫尺的列车却无法上车,包括记者在内的好几名乘客只好无奈地退了回来,等待下一班列车。

9月16日周一早上8点,记者驾车从位于渝北区新牌坊龙湖花园小区出发,选择由龙湖东路驶上红锦大道,然后从下穿道通过新牌坊转盘,往渝中区方向行驶。

早上8点,记者从龙湖花园小区出发,步行15分钟后到达了轨道交通三号线嘉州路站。进站人行扶梯上站满了人,进站安检处也排起了长队,记者在人群中缓慢地走到了站台上。

8点30分,列车抵达牛角沱站,记者随大批的人流下车换乘二号线前往较场口。在牛角沱站内换乘步行了约4分钟。往二号线站台走,等待的乘客太多,已经排到了通往站台的电梯口和人行阶梯口。记者试了几次,都下不到站台上。

列车很快来到了观音桥站。透过车窗,等待上车的乘客排着长长的队伍。车门一开,一股巨大的推力,又把大量乘客推进了车厢里,直到再也不能装下一个人。此时,还是有很多人只能在站台等待下一班列车。

如果忽略此次调查取样存在的偏差及特殊情况,可以得出的基本判断是:轨道交通在早高峰期间出行效率最高、成本最低;小汽车出行成本最高,效率也难让人满意;公交出行虽然成本低廉,但效率最差,难以满足上班族准点到达的需求。

经测算,记者乘坐公交车共耗时1小时20分钟,等车、换乘和交通拥堵消耗掉的时间约50分钟。

早上8点,记者从渝北龙湖花园小区出发,步行通过人行横道,来到马路对面的465路车站等待公交车。5分钟后,等待坐车的市民突然往一个点上聚拢,记者抬头一看,满实满载的465路公交车开来了。

8点08分,记者在红锦大道童心桥(人行天桥)处遭遇到进城的第一条拥堵路段。此处车流量非常大,进城方向四个车道上全部排满了小汽车和公交车。许多前往建新北路的车辆,纷纷越过双黄线强行挤进左侧的两个车道,其中包括一辆牌号为渝b72977的公交大客车,车辆频繁变道,加剧了这一线的拥堵。

拥堵不堪的内环高速杨公桥段。记者 万难 摄

日报记者在9月16日周一早上8点兵分四路,分别以4种交通方式从渝北区新牌坊龙湖花园小区出发前往渝中区较场口大元广场,对于这次实地体验他们的感受是——早高峰出行,真累!

当然,要想减少城区内小汽车出行,缓解交通拥堵,还要让公共交通在经济性、便捷性以及效率方面具有压倒性优势和吸引力,才有可能把市民从驾驶小汽车出行吸引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来。

缓解交通拥堵,发展公共交通,重庆还须加油!记者 张珺 见习记者 周松 杨铌紫 韦巧云

8点54分,记者驾车来到牛角沱立交,准备停车换乘轨道交通。但记者发现,牛角沱轨道交通站附近很难找到合适的停车场。记者驾车转了一圈发现,轻轨站旁的一家酒店停车场不对外;往菜园坝方向没有任何可以停车的地方;往上清寺方向只有鑫隆达大厦和环球广场有停车场,但已停满,很难再满足临时停车。

乘坐公交车 车厢内人满为患上下车困难

8点40分,公交车终于驶离观音桥环道,不过没走多久,又被堵在了渝澳大桥上。记者也坐得不耐烦了,环顾四周,有的乘客盯着窗外发呆,有的塞着耳塞低着头,还有的干脆闭上眼睛补瞌睡。

约5分钟后,记者驾车挤进了红旗河沟转盘的上跨桥。在进入建新北路时,上跨桥的两个车道合为一个车道,通行又有些缓慢。

没有办法,记者只好在阶梯上原地等待。这时,一趟列车驶来,一部分乘客挤进了车厢,才为站台空出了位置。8点37分,第二趟列车驶来,又是一股强大的推力,再次把记者推进了拥挤的车厢。上车后,一位大妈在一旁不停嘀咕,“哎呀!不晓得早上坐轻轨这么打挤!我还是第一次要等上两趟才上得了车!”一旁一位“上班族”也忍不住抱怨,“不晓得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第二趟我差点都没挤进来!”

经测算,记者乘坐轨道交通共耗时56分钟,其中步行、换乘、等车时间在半小时以上。

好不容易驶过合流点后,车速有所增加。8点47分,记者驾车终于驶上了渝澳大桥。在渝澳大桥“二合一”处,记者第四次遭遇拥堵路段。桥面四个车道的车辆频繁变道,加剧了拥堵程度。

8点52分,记者驶下渝澳大桥,由上清寺往人民路方向行驶,路途较为畅通,由人民路继续往北区路、一号桥方向行驶,在临江门上行路段,第五次遭遇拥堵。9点05分,记者顺利通过临江门路口,随后通过临江支路、五一路、中华路、民权路来到较场口转盘,9点11分,终于抵达位于较场口的大元广场。

从几个数据来看,在早高峰体验这四种交通出行方式,都有各自的烦恼。从花费的时间上看,轨道交通出行时间最短,公交车出行时间最长;从花费的出行成本看,小汽车出行成本最高,而乘坐公交和轨道交通的成本低很多。

8点15分,记者驾车进入到观音桥商圈地下隧道,进入隧道20多米,就看见了两个车道上拥堵的汽车长龙。这是记者驾车遭遇到的第二条拥堵路段。此时早高峰拥堵已非常厉害,3分钟内,车辆一步都没有挪动。随后,大概每半分钟挪一两米,隧道内小汽车的刹车尾灯频频闪亮,组成了一条惨红的“光带”。

最后,记者在牛角沱立交旁找到了一处空地,上前询问才得知,这处空地是轨道交通3号线的隧道工地,隧道完工后这处空地就作为了临时停车场,停车每小时收费3元,12小时内收费10元,每月收费400元。记者发现,这处空地已停放了不少车辆,余下的空位也不多。

经测算,记者驾车后换乘轨道交通(“p+r”)抵达目的地共耗时1小时17分钟,其中寻找车位、步行时间消耗20多分钟。

经测算,记者驾驶小汽车全程耗时约1小时11分,其中交通拥堵耗时约47分钟。

交通拥堵是世界性的城市管理难题,重庆主城的交通拥堵也日益突出。但交通拥堵并非无药可救,许多城市把解决的方向指向了大力发展轨道交通。在主城小汽车保有量不断攀升的现实压力下,轨道交通的发展速度能否再快一些?步子迈得再大一些?与个体交通方式的接驳能否更顺畅一些?

8点53分,列车到达较场口站,大批乘客都下了车,出站时有点缓慢。步行3分钟后来到较场口大元广场。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较大的轨道站点周边配套停车位的缺乏,所以在国外城市较为盛行的“停车+换乘”的出行方式,在我市目前难成气候,城市管理者须特别予以关注。

两路口轨道交通换乘站人潮涌动。记者 万难 摄

9点17分,记者乘坐轻轨列车抵达较场口站,步行4分钟到达大元广场。

同时也不难看出,与小汽车相比,轨道交通的出行优势并不明显:花费时间只比小汽车快15分钟,出行效率没有压倒性优势;另外轨道交通在公共交通工具中最为拥挤,舒适性最差,这会让许多白领放弃轨道交通,转而依赖小汽车出行。

刚进站台,就看见一列轻轨列车的车门“唰—”地关上了。“哎呀!差一点点就赶上了!”站在记者前面的一位女士看着8点17分开走的满载列车,充满了遗憾。此时,记者发现站台上有好几十人没有挤上列车,继续在站台平地门前排队等待。

体验小结发展公共交通 重庆还须加油

8点19分,公交车快驶入海关站,车厢后部好几位乘客开始着急地往车门挤,车厢内拥挤的人群开始“蠕动”起来,一位端着豆浆纸杯的女子不小心把豆浆洒了一身,恼火得一直报怨。而准备下车的乘客也没空搭理她,一个劲地挤到车门处,生怕下不了车。海关站乘客下车较多,先前的拥挤状况有所缓解,记者也找到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车门一开,车内站着的乘客已挤到了ic读卡器旁边。人满为患的公交车又拥进了10多个人,车内更加拥挤。记者在车头处费力地完成转身,才拉住扶手站稳。好在公交车从新牌坊转盘到加州花园一路畅通,可公交车刚驶离加州站台,就被堵在了路上。3分钟后公交车缓慢驶入红旗河沟转盘,车速才渐渐快了起来。

8点24分,公交车行进到建新北路星光68附近时再次遭遇堵车。透过挡风玻璃,前方三辆公交车并排行驶,原本狭窄的马路更加拥堵。公交车一步步往前挪,驶过小苑路后来到建新南路,此时几个方向的车辆在此合流,公交车停在中信大厦附近动弹不得。

8点35分,公交车还在观音桥环道里,没有要动的意思。车内开始躁动起来。记者身旁的中年妇女不时看表,焦急地望着窗外车辆,连连叹气,“这么堵下去怎么办哦。”车上好几位乘客聚集到车门口,要求司机把门打开,让他们下去。过了2分钟,司机看前方交通实在没有松动迹象,便打开了车门,5位乘客迅速下了车。

候车的乘客越来越多,3分钟后,另一趟列车到站,车厢门一开,等候的乘客便蜂拥而上,记者几乎是被人群推进了拥挤的车厢。和刚才那一趟拥挤不堪的列车相比,这一趟车要好很多,不过记者环顾一圈,还是很难在车厢里找到一处较大的空间,于是只好站在车门旁边。

新牌坊往观音桥商圈沿线交通量较大,记者花了15分钟来到观音桥商圈地下隧道,这里堵车异常严重,隧道内充斥着大量尾气,记者不得已只能关闭车窗。8点37分,记者驾车驶出隧道,通过这条约半公里长的隧道花费了20多分钟。此时渝澳大桥车行速度缓慢。

驾车+轨道交通 轨道交通站附近难觅停车场

轻轨童家院子站“p+r”交通模式的停车场。特约摄影 包昕